「台湾高铁」是个失败的BOT案,却未必是个失败的公共工程案?

一、台湾高铁的重要价值

「台湾高铁」是一个失败的BOT案,却未必是一个失败的公共工程案。根据天下杂誌民调,有64.7%的民众认定它是「快速方便的大众运输工具」;40%民众认为「即使政府再投入3800亿元救它也值得」;40.8%的民众认为「少了高铁生活不方便」;32.5%认为「让它倒掉太可惜」。

台湾高铁是营运很有效率的大众运输工具;它的準点率高达99.18%,甚至超过日本新干线的98%。平心而论「台湾高铁」从场站设计,营建工程品质、营运的效率,堪称世界水準。

再说台湾能没有一条快速及高运量的南北交通动脉吗?没有高铁,台湾还算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吗?中国在「京-津」、「沪-杭」、「京-赣-福」、「新京-汉-广」、「沪-汉-蓉」及沪-杭-甬-温-福-厦-深的「沿海铁路快速道路」等高速铁路都已陆续完成,纵贯南北,横贯东西,大陆幅员虽大,但四通八达的高速铁路网路完成后全国主要大城市都有高铁连通。

「台湾高铁」是个失败的BOT案,却未必是个失败的公共工程案?

台湾高铁计投资5664亿元。与英法海底隧道并列为世界最大的BOT案,这项工程总价大过三峡水霸之浩大工程,能无政府投资或补贴吗?

笔者当年曾参与「中华高铁」团队投资分析,虽不服当时交通部之裁决。但若时间倒退,改由「中华高铁」得标,政府仍需补贴1495亿元。然而在中华开发错综複杂的政商关係下,及政权移转八年期间,「高铁」是否会顺利完工?工程品质会比今天更好吗?

没有BOT,台湾政府是否也要花4-5千亿元预算兴建高铁呢?政府的效率会比民间高吗?品质会比民间更好吗?

扣除利息、折旧外,台湾高铁至今已有相当的净收益,且每年现金是净流入200亿元。只是利息与折旧费用恶化了财报。利息费用太高是因为负债比过高;折旧费用高是因为固定资产必须在BOT特许年限(35年)内摊提完毕。

二、台湾高铁的不当决策

检讨台湾高铁在投资兴建期间有一连串的决策失当,是造成今天高铁营运僵局的原因:

    1997年,高铁BOT案投标,当时交通部长蔡兆阳纯按价格标以「台湾高铁团队」的政府「零补贴」逕行决标。罔顾财务的可行性。 台湾高铁团队,未了解银行法对单一客户的抵押贷款额度不得超过银行净值15%的规定,以致无法取得银行融资。拖到1999年,因为银行融资无法取得,台湾高铁已打算废标。国民党政府恐引起高铁BOT案失败的政治风险,而承诺台湾高铁BOT案之银行贷款,不受银行法之规範并由政府保证无法偿还贷款时,负责买回台湾高铁。自此台湾高铁已完全违背BOT的基本精神,即负责主要经营成败的业主负担少数的投资风险。 「台湾高铁」原係採德国西门子系统。后为取得政府保证融资的支持,「台湾高铁」妥协于中日政商关係,改採日本与德国混合系统,导致工期一再耽延,造成预算一再追加。 台湾高铁五大股东原承诺投资500亿元,至今只投入295亿元,即无意愿再增资。加上工期的耽延,资金明显不足。由于殷琪在民进党时期良好的政商关係,政府週边机构如公营行库,中钢、航发会、台糖、中技社、国发基金,在民进党执政八年期间,陆续投资381亿元,结果政府零补贴变成政府投资加政府保证银行贷款,高佔台湾高铁投资总额的61%。
「台湾高铁」是个失败的BOT案,却未必是个失败的公共工程案?

此外有三项经营者不可抗力之因素:

    当初政府规划时,预估每年运载量比实际偏高11万人次; 增加老年票价补贴,累计达100亿元; 九二一地震后增加工程耐震係数增加成本。

三、台湾高铁的善后问题

目前因为部分特别股股东大陆工程、中华开发等,法律诉告台湾高铁履行债务。法律程序可能在今年3月走完,届时台湾高铁帐面总负债大于资产,即达到法定破产,而非实质财务周转失控。

届时台湾高铁若由政府接管,台湾高铁继续经营,用政府公信力进行贷款重组,延长折旧年限,重划财产分摊等措施,是可以改善台湾高铁帐面损益数字甚至转亏为盈。

如此庞大的公共资产,场站、轨道等都是永久性的公共财,若不限于在BOT营运期间全部摊提完毕,回归正常会计原则,「台湾高铁」帐面损失不致如此难看。何况资本密集的产业在营运初期或不景气时期,多只求现金收支平衡,待景气好转或日后再处理场站附近土地租售,则台湾高铁偿债还本机会仍很大。

「台湾高铁」是个失败的BOT案,却未必是个失败的公共工程案?

交通部推出之财务改革方案,要减资六成,又不准原股东参与新的增资,实难令人心服:

    减资六成的依据是什幺? 台湾高铁目前营运的绩效是原股东及经营者贡献的无形价值,有无衡量过? 原股东提出前列三项不可抗力因素,要求政府补偿3000亿元,政府为何置之不理?

但是原股东也不要讨了便宜还卖乖,已赚饱承包工程利润,为何还不将承诺投资的资金到位?当初既承诺政府零出资,「依法行事」就不应事后再要求公营行库及国营事业、法人挹注资金。

民进党主席批评交通部财务改革方案是图利财团,请明确指出是图利了谁?在陈水扁执政时期,大陆工程等股东资金不继时,又是谁违反BOT契约指使公营行库投资「台湾高铁」,以维护原股东之权益,这才是图利财团。

今天朝野及原始股东若不诚意协商解决「台湾高铁」问题,却放话互控,都是不负责任的政客伎俩。

「台湾高铁」是个失败的BOT案,却未必是个失败的公共工程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