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意识的「恐惧」,胜过了想要成功的心

潜意识的「恐惧」,胜过了想要成功的心

就像算数时,你必须遵守数学的法则,才能得到正确解答。儘管有时候没有遵守法则,还是可以得到正解,不过这种事并不常发生。潜意识的运作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我很想说,如果你遵守本课潜意识的法则,你一定成功,但却没有人敢这样保证。不过我敢说,不遵守潜意识的法则,和的确遵守法则相比,前者比较不可能成功。有些法则很简短,解释起来也很简单。我不会为了增添这些法则的重要性,而加长解释篇幅。

重複、重複、重複

让潜意识接受的程式,需要加以培养。在潜意识中写入程式时,需要重複此一状态,直到被潜意识完全接受为止。程式被接受后,会週期性循环,确保此程式运作无碍。

情绪

植入建议时,加入情绪会更有效。在潜意识中情绪就是力量。在潜意识中写入程式时,你必须使用情绪以获得成功。

现在式

显意识活在我们所知的时间,就是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而潜意识只活在现在。在潜意识中,过去只是现在的往事,未来则是现在的预测。

下面的例子,将解释使用现在式的重要性。对于潜意识来说,「我将会快乐」是表示你现在不快乐;但是你未来会快乐。首先,未来从未到来。所以不要要求潜意识在未来替你做事。首先,对潜意识来说,未来就像是夸父逐日一样,永远都追不到。再来,「不快乐」会成为你交代潜意识现在达成的目标。然后,你的潜意识就会以让你不快乐为己任。

正确的用语,是使用现在式:「我很快乐。」 但是你可能会说,你的宠物猫或宠物狗刚刚死去、你考试砸锅,或是你被国税局约谈的时候,你并不快乐!好好,但是你想要走出阴霾对不对?那你就要想:「我现在很快乐。」「现在觉得快乐」,就是你交办给你潜意识完成的任务。神经递质双向运作:从心智传送资讯到身体,也从身体传送资讯到心智。当你的潜意识接受「要快乐」的指令后,此讯息就会传遍全身所有细胞,让你的身体以快乐的表现回应。

一次只採用一个概念

潜意识一次只接受一个指令。一个以上的概念(想法、习惯、程式)可以同时并存在潜意识中,不过只有一个会被执行。因此,当潜意识认定某一个概念,这个概念就会显现在你的行为中。

除非有更强势的新概念崛起,打败旧势力,潜意识才会放弃原有採用的概念。重点是概念无法被抹灭,因其已经嵌在你的潜意识中,而你的潜意识不会忘记。而负面概念必须被更强大、更积极的概念击败。好消息是潜意识不会追究概念的来源,所以只要用积极的概念取代即可。

想像你是一个大天平,两只手分别向旁边展开,并与地面平行,另外,两只手上各放一个秤盘。想像你是个「摇晃的」天平。只要将东西放在天平的一端,天平就会倒向那一边。此天平衡量的是,你对某事採用的概念。你的右手拿着秤盘,上面放着负面的想法,左手手上的秤盘,则是装着跟自己有关的,正面积极的概念。天平会导向优势概念那一端。

假设你在正常健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,父母给你很多爱和照顾,你培养的自我形象,就是沈稳和自信。所以,左边的正面概念当道,天平会往左倾。你长大后会表现出自信。

相反地,假设约翰从小在不正常的家庭环境下长大,往往被负面想法轰炸:「你不好。」、「你以后一定一事无成。」、「你是坏孩子。」、「你怎幺做都不对。」、「你永远学不会。」他 20 年来都活在这种家庭环境下,常常(重複)听到这些负面的评价,而父母常常带着愤怒或讽刺(情绪)责骂他。

几年过后,约翰(在他的显意识)知道他很聪明、受过良好教育,也长得俊俏,但是不知为何,他(潜意识)总是自我形象低落。当显意识和潜意识冲突时,潜意识总是占上风。

为了将低落的自我形象扭转为自信,约翰不需要了解他从哪里得到低落的自我极、健康、建立自尊的确认。他必须在天平的左边增加重量,直到天平不平衡,并且,嘿嘿!让潜意识接受积极的概念。现在自信心这个概念当道,并影响约翰的行为。

约翰之前暴露于负面评价之下。他要如何在短时间内击败掌权多年的负面特性呢?他可以本书之后介绍的课程,透过在 alpha 状态写入积极程式,加速取代过程。

葛雷瑟(William Glasser)医生在其着作《没有失败的学校》(Schools Without Failure),建议将此概念纳入学校体系。葛雷瑟医生建议强调积极正面的回应,并减少负面的回应;老师不要责骂学生,也不要有不及格制度,因为如此学生毕业时,会有较佳的自我形象,也会学习地更快、更轻鬆,也更开心。葛雷瑟的想法有很多优点,不过并未获学校系统採纳。

「期望」是什幺

你在之前的课程,已经了解潜意识是目标导向的电脑。你给潜意识什幺目标,潜意识都会使命必达。真心诚意的期望,就是你下达给潜意识的目标。因此,潜意识的法则是: 当潜意识期待某事,某事就会成真。 以下有好几个例子:

○ 志愿者接受结核菌素的注射,结核菌素装在红色的针筒中,注射在右臂后,会产生红肿的现象。因此,每次注射完,右臂都会一如预期地红肿。同时,左臂也接受生理食盐水的注射,针筒则呈现绿色,左臂也一如预期地没有出现任何状况。经过三个月的注射后,结核菌液和生理食盐水在志愿者不知情的状况下交换针筒:结核菌液装在绿色针筒,而生理食盐水装在红色针筒。志愿者接受注射后,右臂依旧一如预期地出现红肿,左臂却没有任何反应。上述实验果和医学理论相反,人体其实按照潜意识的预期反应。

○ 社会学家研究特洛布雷昂群岛(Trobriand Islands)的文化发现,岛民可以接受婚前性行为,却不能接受婚前怀孕。土着并未避孕,但是他们的婚前性行为却未造成怀孕。上述根深蒂固的文化制约了土着,因此他们完全不期待婚前怀孕。

○ 你可能听说过不孕的夫妻领养小孩后,太太很快就怀孕。有人认为,这是因为,领养小孩解除了她不能拥有自己孩子的想法。在此再度强调:期待就是预言自我实现。现在我们再来看一个潜意识法则被纪录有案的现象:安慰丸。

安慰丸

「安慰丸」的意思是「我一定会开心」。製药业者在测试新药时,一定纳入了「安慰丸效用」。 安慰丸看起来和一般受试的药丸没有两样,但是却没有任何疗效。不过,所有相关的研究,都指向了同一种结果:至少 30%的病患使用安慰丸后,疗效和使用真药的病人一样。 除了病人相信安慰丸具有疗效,是能解释安慰丸效果的唯一理由。

当病人不知道医生给他们服药,安慰丸效果便烟消云散。病人不知道,就没有期待。本实验的目的,是证明安慰丸效果是出于期待,而非其他理由。

史坦巴哈(Sternbach)医生,在 1964 年将没有疗效的药丸,给了其中一组志愿者服用。初次给药的时候,医生告诉他们,药丸会让他们胃痛。第二次则告诉志愿者,药丸会减轻胃部活动,让他们感到饱足。第三次告诉志愿者,药丸是安慰丸,可以进行调节作用。虽然史坦巴哈医生每次都给一样的药丸,但是三分之二的受试者的胃部活动,竟然呈现史坦巴哈医生的嘱咐。这表示,受试者胃部反应,是根据受试者的期待反应。

很多研究也已经证明,病人的信念可以改变医药的疗效。大药丸的疗效优于小药丸。彩色药丸的疗效也优于白色药丸。苦药丸的疗效优于没味道的药丸。注射也比吞药来得有效。医生的嘱咐比护士的叮咛有效。穿白袍的医生,比穿便服的医生的话更有效。病人对医药的相信,也来自医生给药的过程。班森(Benson)医生在作品《永恆之药》(Timeless Medicine)表示,安慰丸的疗效,是真药的九成,而医生开立真药的方式,也会影响到真药的疗效。

例如:医生测试胃溃疡的新药时,发现如果告诉病患,这是「强而有力」的新药,会带来 70%的成功率,但是如果医生只告诉病患,这是「实验阶段」的新药,成功率只有 30%。

最近的研究也显示,医病关係会带来推波助澜之效。如果医生将病人看成积极参与的合作伙伴,安慰丸的效果,会比病人对医生听命行事的关係,还要来得更强。

安慰丸效果甚至在手术也有效。摩斯利(Bruce Moseley)医生,宣称对五名病患施行关节镜手术(对小伤口进行的手术)。不过这五名患者实际上进行假的手术,医生的确切开伤口,但是并未进行实际的手术。两年后,患者认为手术顺利,手术后代来的好处,和疼痛减轻的程度,与实际接受手术的病患相同。其中四名安乐完效果的受试者,甚至还对朋友推荐此手术。

在 1957 年发表的莱特(Wright)案例,更证明了安慰丸效果的妙用。莱特先生患了癌症,他的医生克罗弗(Bruno Klopfer)宣布他只剩下几天寿命。不过,莱特发现有种抗癌新药叫 Krebiozen 可以治疗癌症,因此哀求克罗弗医生为他注射 Krebiozen。虽然克罗弗医生觉得莱特先生已经回天乏术,但是出于怜悯,他还是在週五为莱特注射了 Krebiozen。

当克罗弗医生礼拜一回到医院时,他猜想病人可能已经魂归西天。孰料莱特先生还在世。更令克罗弗医生惊讶的是,莱特竟然还活蹦乱跳。而克罗弗医生发现,莱特的肿瘤,就像「融化在热锅上的奶油」一样。莱特先生出院回家,并过着正常的生活,直到他发现 Krebiozen 没有用。因此莱特先生再度入院,并奄奄一息。

克罗弗医生知道,是安慰丸效用治好了莱特先生。所以他告诉莱特先生,新闻报导的 Krebiozen 是旧药,克罗弗医生又为莱特先生打一针,并告诉他这是新的 Krebiozen。结果莱特先生的肿瘤,再度像融化在热锅上的奶油。之后又有一篇报导指出 Krebiozen 真的没用,这次莱特先生三度入院,并在数日后过世。

在此我要引用库辛斯的话,结束对安慰丸效应的讨论。库辛斯写过好几本书,并在大学研究所授课,主题是他自己如何从绝症中痊癒:他利用笑声刺激自己的免疫系统(人体的自癒系统)。

库辛斯说:「长久以来,医学已经发现了人体的基本系统,如循环系统、消化系统、内分泌系统、自主神经系统、副交感神经神经系统,以及免疫系统。但是还有两种系统对人体运作至关重要,也需要多加强调,即『治疗系统』、『相信系统』,这两个系统相辅相成。治疗系统让人体动员所有资源对抗疾病,而相信系统则往往扮演了启动治疗系统的角色。」

反效果

你睡不着,你越想睡,却越睡不着。

或是你快要赢得高尔夫比赛,首度胜利在望。只要再一桿,你就取得胜利。你告诉自己,不要去想你前面的水,但是你越努力不去想,就越想到水。结果你表现失利,将球挥入了水中。

还有其他关于反效果法则的例子。此法很微妙,但也很重要。我会用两种稍微不一样的方式切入。

首先,逾一个世纪以前,库威(Emile Coue)写道:「当意志(显意识)和想像(潜意识)起冲突时,想像(潜意识)总是获胜。」例如,某人走向你时,你试图想起她的名字,你明明知道此人的名字,却怎幺样就是想不起来。你想要把这位女士的名字,介绍给和你在一起的朋友认识。你担心自己会非常丢脸,因为你明明知道这位女士的名字。可是,怎幺样就是想不起来,让你觉得很沮丧。你越努力回想她的名字,就越觉得沮丧。担心(潜意识)丢脸,凌驾了你努力回想此人名字的意志(显意识)。

不过,当这位女士走向你,并向你道歉自己正在赶时间,无法留下来的时候,你鬆了一口气,觉得放鬆(你停止催逼自己的意志),这位女士的名字,突然在你的脑海中出现。

库威用数学算式去解释他的看法。他说,想像(潜意识)的能力,是意志(显意识)能力的平方值:

因此,你越努力压迫意志,想像的能力就会越大,并呈现等比级数增加。所以,「记不得」便因此获胜。你越努力命令显意识做事,反弹的力量便越大。所以,克服的撇步是,不要为你想要的东西努力,让一切自然发生。你的显意识必须放手让潜意识完成目标,你的显意识必须保持被动,并且置身事外。

第二个关于反效果的现象是: 当你努力命令自己去作某事时,便带着更多失败的恐惧 。恐惧是强烈的情感。如果失败的恐惧强过想要努力成功的意念,你的恐惧会获胜。失败的恐惧被你的潜意识接受,并且胜过显意识想要成功的心。

想想下面的心理实验。想像一块四吋宽的木板,悬在半空中,离地六吋。你踏上木板,走来走去,很简单吧。好,现在想像这块相同的木板在两栋 30 层楼高的摩天大楼中。现在再走在木板上!比较困难,对不?这明明是同样的实验,同样的木板,后者却带给你莫大的恐惧。「如果我掉下去了,怎幺办?我会死翘翘!往下看好可怕!每个人走在这幺窄的木板上,都会滑下去。」不管你多努力命令自己走在木板上,你的恐惧还是更强烈。要走在木板上,需要对自己的能力有高度自信,这样的自信要大到相信自己必能成功在木板上来来去去。

又比如你在大群观众面前打高尔夫球,你想要来个漂亮的发球,但是你担心发球失利。你越努力命令自己放轻鬆,并击出 250 码,可以一路打到球道,你就变得越紧张,导致发球失利。老虎伍兹(Tiger Woods)对自己非常有自信,所以他不会想到恐惧,而是放轻鬆,成功挥桿,并且先驰得点。

你要和反效果法则对抗,必须要有信心,以驱散恐惧,另外你必须期待自己会成功 。至少你要有中性的态度。你也必须抵抗使用显意识的欲望。

在一家心理开发教育商席瓦国际公司(Silva International)的进阶课程上,我曾经目睹了关于探测棒的心理实验。我回家后告诉太太,她要我在她面前重複这项实验。我当时还沈浸在课堂上带来的兴奋感,所以我很有自信地认为,如果老师做得到,我也做得到。

首先,我离开房间,让太太把车钥匙藏起来。当我回到房间时,我使用探测棒,并朝棒子指引的方向走去。当我经过一桶日本柿子时,探测棒突然交叉,我把柿子移开,发现了我的钥匙。哇!我们两人都惊叹不已。

然后我请太太想像房间某处有一道墙,我开始绕着房间走,经过某处时,探测棒又在她想像有墙的地方交叉了。哇哇哇!

可到了下次我上课的时候,我觉得我也可以进行相同的表演。但之后我想:「如果我失败了,不但丢脸,班上同学也会对我没信心。」所以,你可以推断,下次我如法炮製探测棒实验时,我果然失败了。 对失败的恐惧——担心让学生失去信心的恐惧(这对本课程相当重要),击败了我的意志,让我无法进行成功的表演 。

突破自我,推荐阅读

《精进潜意识 : 砍掉你的隐形负思维,夺回命运自主权》

潜意识的「恐惧」,胜过了想要成功的心

这里买